性教育應該是什麼樣子?

TEDxTaoyuan by Chou yachun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imiandmom/

https://youtu.be/xiKNLM9LoVY

性教育就是全人教育

大家覺得性教育的目的是什麼?對我來說性教育就是全人教育。

我們要跟孩子說,他們在社會上會扮演一個怎樣的人,會面臨怎樣的喜怒哀樂,以及會如何受到其他人的影響。所以我們不能把特定的性器官從整個身體分離出來,只告訴孩子會惹出來的麻煩跟造成的問題。但是很不幸的,我們台灣的教育現場,就是在做這樣的性教育。

我們用詞隱晦、我們關鍵不講、我們傳遞迷思、我們拒絕面對世界的真實樣貌、我們也沒有辦法面對孩子所接受到的真實世界。

為什麼?其實這句話我們從小聽到大了,因為老師跟爸爸媽媽都跟我們說『你什麼都不要管,用功就對了』

是這樣嗎?我們要思考一種新的性教育方式的可能。我們要全人思考、我們要以個體的需求出發。

如果我們要定位一個新的性教育的發展,我們該怎麼去做呢?

基本上沿著孩子的身體發展,我們簡單的分成十二歲以下的孩子,以及十二歲到十八歲的青少年。

十二歲以下:認識自己的身體

對十二歲以下,我們教孩子要認識自己的身體,愛自己的身體。聽起來很簡單,但事實上對所有的爸爸媽媽老師,都非常非常困難。

因為我們自己就是在對身體負面的教育長大。我們必須要花很多力氣才能克服對自己身體以及性負面的感受。所以如果我們要教孩子,我們得要重新學習。

為什麼?

我想要舉一個我朋友的例子。他小時候逃學,在公園裡面被怪叔叔帶到暗處去亂摸,他觀察了一年,確定自己沒有懷孕之後,就決定要告訴媽媽這件事情。

他本意只是要告訴媽媽『發生了這件事,然後已經沒事了』。

但是媽媽聽到之後臉色很凝重,告訴他說『好,這件事就這樣了。不要告訴任何別人,不要告訴爸爸,以後交男朋友的話不可以說,結婚也不可以說』

然後,對一個小學生,媽媽說『以後如果妳未婚生子的話,我會把你的小孩丟到防火巷的垃圾桶裡去』

大家可以聽出來,雖然這個人很擔心,但是事情發生時候他沒有受到那麼大的傷害。他的傷害來自於擔心社會會怎樣看待這件事情,怎樣看待她的受害經驗。

我們真的要停止,只是要告訴小孩『你要小心,你要注意,這個是不可以的』。

那我們該怎麼做?我們要告訴孩子『你要愛自己的身體』基本上這個可以分為兩個層次

一:停止負面批評孩子的身體。

我們是不是常說『你不要再吃了,怎麼這麼胖?』或者是『爸媽是怎麼養的,怎麼瘦巴巴的』我們社會其實存在每個人都達不到的美的標準。我們用這套標準嚴格的檢視別人跟自己。不要再這樣做了。

二:具體正面的肯定孩子身體的發展。

為什麼?其實我們常把孩子的成長視為理所當然,所以我們在過程中沒有提醒孩子你的身體正在變化中,變化是好的,可以帶領孩子子做出更多的事情來。例如說,當我們告訴孩子你的畫畫越來越進步了;其實我們也可以告訴孩子:你的筆觸越來越好,因為小肌肉發展得越來越好。或是孩子單槓吊得很好,越來越有力的時候,我們也可以告訴他『你真的很棒,不是只有吊單槓很棒而已,而是因為你在運動的過程中,身體訓練出來的線條越來越漂亮』這些都在提醒孩子身體是在變化的,身體在變化的過程中發展出來的新能力是什麼,可以讓你接觸到世界更多好的事情。這樣孩子會更喜歡自己。

但是我們現在一般來說教小孩的是什麼?教自我保護。很殘酷的說,十二歲以下是沒有辦法自我保護。我們一直教孩子自我保護,等於是讓他們覺得身體真的很麻煩,會帶給你很多麻煩。真的不要再這樣做了。我們應該讓孩子理解的事情是『我的身體我決定』

這件事情不只是性教育,甚至是建立有清楚自我意識的主體。

有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是『以積極同意的權力,取代消極抵抗的義務』。

請用『任何人要摸你任何地方都要經過你的同意。』來取代目前國小跟幼兒園最主流的教孩子的方法『不可以讓別人摸你泳衣遮起來的地方』後面這個講法聽起來是部位的問題。如果沒有遮起來的地方就可以摸了嗎?任何人都不可以摸嘛?只有在四下無人的時候摸你才有問題嗎?重要部位不可以摸的講法,其實有個非常嚴重的問題,在於它是提出另外一套要孩子遵守的規則,而不是獨立判斷的能力。小孩學會的是遵守規則,而不是自己去判斷這是不是OK的是不是好的是不是自己喜歡的。

我們忽略了要處理性侵害之所以嚴重,是因為傷害了孩子對身體的自主權,而不是哪個部位被摸了就是世界嚴重的事情。

如果孩子真的不幸被侵犯,這兩種教法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效果。

教孩子『重要部位不可以被別人摸』,結果卻被摸了。這個‘責任是在孩子身上。因為他應該要阻止對方卻沒有阻止對方。

如果教孩子『任何人要摸你都要經過你同意』,那就很簡單,因為他沒有同意對方摸。就算是他沒有說不好,他也沒有說好。

如果我們用積極處理的方式代替教小孩消極抵抗,會教出兩種完全不同的小孩:
- 積極處理的方式是教小孩『你是有力量的行動者』
- 消極抵抗的方式是教小孩『你是一個潛在的受害者』

我們以為身體自主權是別人不可以碰自己,你要保護自己。但不是這樣的,身體自主權是主張自己的權力,不光只是保護自己而已。

性暴力事件加害人跟受害人的關係

這張圖表是衛福部作的『性暴力事件,加害人跟受害人的關係』我們可以看到,在零到六歲這個階段,加害人最多的是直系血親跟旁系血親,佔29%。六到十二歲這個階段,也佔1/4 。我們一般是告訴孩子要小心壞人跟陌生人。但是壞人跟陌生人卻只佔百分之四。

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要教孩子你要提防誰以保護自己,那我們會說『你要小心你爸爸、伯伯、阿公、阿嬤、鄰居、爸爸媽媽的好朋友。。。』大家覺得我們有可能這樣教嗎?小孩子的世界不會這樣就崩毀了嗎?但是非常不幸,有很多小孩他的世界就這樣崩毀了。沒有人告訴他該怎麼處理,他就只能帶著這樣的傷口默默長大,獨自處理這些問題。

所以,真的,停止再這樣教小孩了。小孩沒有責任要保護自己。

青少年階段

通常當我們要說,我們也要跟青少年講同意權力的時候,大家都會嚇死:萬一小孩真的同意了怎麼辦?他真的答應別人摸他怎麼辦?萬一他真的發生性行為怎麼辦?

這就是學校裡面不敢教真正的性教育。

爸爸媽媽老師們,請先冷靜下來。我們想想小孩是在怎樣的狀況下同意的。他的身心發展狀況如何呢?他有對象嗎?他有人可以問嗎?他可以討論的人是誰呢?

大家都非常清楚青少年在青春期,身體心理都劇烈變化。他不真的了解,有感受但不知道這些東西哪裡來,可能覺得新奇有趣。如果這時候他進入一段情感關係,道德要求社會要求身體心靈的感受可能都不一樣,彼此衝突的事情通通作用在身體上。

通常我們會怎麼解決?通常我們會告訴孩子『你就照著社會規範走就好了』可是我們沒有思考,有時候社會規範是有問題的。如果我們不去改變這個問題只是一味壓抑小孩的話,可能是壓迫小孩的幫兇。

我們的性教育不講慾望,只講保護。

例如看A片這件事情。你覺得青少年為什麼要看A片呢?很多人會回答『因為好奇』。但我必須說,『是因為感官刺激吧』。要不然大人為什麼要看呢?大人不會好奇了,他們有很多性知識了,為什麼還要看呢?可見A片提供一定的感官刺激。因此如果你告訴孩子『不要去看A片了』這是沒有用的。他們可能一開始是因為好奇沒有錯,但慢慢的,他是因為感官刺激。他知道會得到某些性慾上的滿足。不去正面面對這件事情,就沒有辦法面對這些內容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問題,只能去接受結果。

如果說我們就是不談,只跟孩子說『你就不要做就是了』他們真的就不去做嗎?沒有。他們就是偷偷做,然後發展出非常多奇怪的知識,你都不知道從哪裡來的。

另外一種,他知道自己身體有慾望,可是願意聽你的,但是他仍然無法否定慾望。結果就是對身體既負面又矛盾。我們真的要讓孩子變成這樣的人嗎?

有些孩子因為好奇就去嘗試,就去做了。但他缺乏性常識,做了之後可能出了一些問題。我們也不會照顧他。他會直接掉到制度外變成一個被放棄的小孩。

關於欲望

我們應該回頭想一想『如果性的本質不是讓人覺得舒服愉快覺得親密的話,人類為什麼可以繁衍到現在呢?』

我們把時間拉回來,就算很短的三四十年間,我們台灣社會已經從三四十歲結婚是不正常,發展到二十幾歲結婚是太早。這樣子的現象是為什麼?因為整個性別結構、家庭結構慢慢改變,多元性別被看見。不管是男生女生在這過程中都有比較多的時間跟空間去發展自我。

這種社會秩序重新安排的過程中,會有時間落差。也就是說你可以合法擁有性的時間被延後了十幾年。一個個體在這十幾年的過程中,性需求要怎樣被滿足呢?這是個該被處理的議題。通常我們會把『青少年發生性行為跟未成年懷孕』連結在一起,然後跟他們說『你就是不要做就好了』但是他們是青少年,就是會做所有你叫他不可以做的事情的人。

缺乏性知識的青少年進行性探索,會發生很多問題。你以為只有懷孕嗎?其實是不止的。他們可能會不尊重他人的意願,勉強他人,可能會強暴,甚至勉強自己。未成年懷孕只是其中一個罷了。但我們也可以理解為何傳統上來說,爸爸媽媽跟教育者會用這麼負面的方法來教孩子。

因為我們現在就是得在性魅力跟性吸引力,跟取得向上流動的方式(也就是教育)中取得平衡。取得平衡的方法是個人禁慾就夠了嗎?還是要在制度上取得平衡呢?現在的狀況是制度無法承接,所以孩子可能出了狀況就會受到處罰,就會學習中斷,進入社會後就落入經濟階級等等不利的位置。

結論

我們真的應該好好思考,我們常跟孩子說性不是人生的全部。我們就應該讓孩子知道人生的全部是什麼,處理自己身體的變化,培養自己成為有功能的社會人。

性不是人生的全部,但是是讓你成為一個自己也喜歡自己的人的重要部分。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